卫拉特与哈萨克间的3次武装冲突,时间长达两百年,最终谁赢了?

浏览:4631   发布时间: 08月28日

引言

根据卫拉特、蒙古和俄国的史料,可以肯定一点:1636年以后到巴图尔浑台吉执政终了时为止,喀尔略与准噶尔汗国之间再没有发生过冲突。当然,也不能认为这些年代里友好已经代替了以往的仇恨。相反,以往的不信任、猜疑、时常戒备,有时就引起了无根据的关于双方开仗的传说,这些因素仍然是喀尔喀与准噶尔相互关系方面突出的表现。

特以阿勒坦汗给俄国沙皇的一封信为例,这封信写于1639年初春,并由汗的使者梅尔根捷加递交收件人。阿勒坦汗给米哈依尔·费多罗维奇的信中写到,当时他们之间曾达成互相进行军事援助的协议。阿勒坦汗说道:“卡尔梅克人想来打他,所以他需要人,而什么时候要,以后函告。”

无法说阿勒坦汗关于卫拉特封建主准备进攻他的消息有多少根据,但是确知,他的担心并没有证实,没有任何一个准噶尔汗国的王公进攻了他。相反,正是在这个时候开始准备召开全蒙古的领主代表大会,于是,众所周知的1640年9月这次大会就举行了。但是双方都预想会遭到袭击。阿勒坦汗国和准鸣尔汗国两个强大汗国之间关系的紧张状况,清楚地表现在与1639年梅尔根捷加外交代表团从莫斯科返回本土的有关事件中。

托木斯克将军罗莫丹诺夫斯基获恶卫拉特军队出现在阿勒坦汗的使者必经的地区,便留代表团在托木斯克等候。由于担心特赐阿勒坦汗的“皇赏”能否安全无,罗莫丹诺夫斯基问梅尔根捷加:“托木斯克有消息说,许多卡尔梅克人来到了吉尔吉斯牧区,他们既未关照,也并不是来探望卡尔梅克人。到底在吉尔吉斯有无阿汗的属人,能否携带皇赏通过那里?”

梅尔根捷加回答说:“若有卡尔梅克人在吉尔吉斯,他们不能携带皇赏安全通过。卡尔梅克人离去,他们才可以走吉尔吉斯这条路,尽管那里没有阿勒坦汗的属人。”于是,阿坦汗的使者在托木斯克逗留了将近3个月,等卫拉特人离开吉尔吉斯牧区之后,才动身回家。

这件事以及前面所举的阿勒坦汗曾向莫斯科沙皇请求在卫拉特军队侵犯时给予帮助那件事,都证明力量对比变得有利于巴图尔浑台吉了。卫拉特和哈萨克封建主之间的关系的发展情况也与此类似。在巴图尔浑台吉执政时期,卫拉特与哈萨克封建主之间发生过3次武装冲突:一次在17世纪30年代,一次在1643年,第三次在1651-1652年。关于第一次冲突的情况,我们知道的很少。

《西伯利亚史》的小编费含尔第一个把1635年卫拉特与哈萨克战争的资料载入历史文献。随后,列弗申、比丘林、维尔亚米诺夫捷尔诺夫、克拉索夫斯基等人都引证费舍尔的记载写到了这场战争。但是费舍尔没有指出其记述所依据的史料。我们所知悉的蒙古史料除了《咱雅班第达传》外,对1635年的战争都一字未提。在俄文档案资料中也没有发现有关这场战争的任何记载。

至于《咱雅班第达传》,其中含混地提了提1643年的卫拉特进军,这次进军是反对占有土尔克斯坦城的哈萨克汗叶西姆的。在这之前,叶西姆之子扬吉ル已经被卫拉特人俘去,不过他被俘后就逃跑了。暂时还说不上扬吉儿苏丹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当了卫拉特的俘虏,但是他曾被俘这个事实本身大概是无可怀疑的。俄国史料说到,1640年9月,哈萨克扬吉儿王子的使者曾在巴图尔浑台吉的牙帐里等候准噶尔汗国的首领回来。

明索伊列密佐夫在他的分项文件中写道:“他,明索伊交出皇赏时,在浑台吉那里的有和鄂尔勒克的儿子伊儿岑台什和哈萨克玉兹扬吉儿王子的4位布哈拉使者,以及达赖喇巴。遗憾的是,明索伊·列密佐夫再没有谈到这个哈萨克代表团的任何情况,无从得知它来访的目的,以及和卫拉特执政者谈判的内容和结果俄国和蒙古史料大量地,而且是很详细地叙述了1643年的冲突及其后果。

第一个带来有关消息的人是伊利英,他是1644年2月从巴图尔浑台吉那里回到托博尔斯克的。他向库拉金将军报告说:“他们到浑台吉的兀鲁思时,浑台吉不在,他同女婿科齐尔图和阿巴赖带弟弟楚琥儿台什和萨尔多,还有黑蒙古人阿勒坦汗之子以及一些小台什,一起攻打哈萨克玉兹的扬吉儿王子,攻打亚兰图什,以及阿尔泰吉尔吉斯人去了,他们共有军队5万人……他们在浑台吉那个元鲁思里住了4个月,直到他回来。浑台吉打仗回来接见他们时,已经是伊利英住了4个月以后的事了。“

伊利英的叙述证明,对哈萨克的进军开始于1643年冬季,延续到1644年仲夏,也证明以巴图尔浑台吉为首的整个联盟的卫拉特领主都参加了这次进军,甚至喀尔喀阿勒坦汗的儿子俄木布额尔德尼也加入了这个联盟,受联盟指挥的军队数量相当可观。可是进军的结局却使巴图尔洋台吉及其盟友不太满意。

伊利英叙述说:“浑台吉去打扬吉儿几王子和亚兰图什时,所带阿尔泰吉尔吉斯和托克马克两个地方的人就近万名。然后通知扬吉儿王子。扬吉儿率兵迎战,他的军队共60人。扬吉儿在岩石中间挖了战壕,战壕里安顿了300名士兵,自己则带了300人总在石头后面。浑台吉率兵逼近战,扬吉儿伏兵冲出战壕,杀了许多浑台吉人。扬吉儿本人又率兵从另一面夹攻。

这两次交锋就杀了浑台吉部众近万人。这时亚兰图什又来增援扬吉儿王子,率军两万,赶来作战。浑台吉见大军开到,急忙退却,并带走了从扬吉儿那里抓去的人。而现在那些地方据说属于浑台吉了。今春浑台吉还要去打扬吉儿和亚兰图什。”这一长段摘录对于战役的发展和战斗本身的进程描绘得有声有色。

1644年2月来到托博尔斯克的卫拉特阿巴赖台什的使者巴赫特伊的叙述证实了伊利英提供的资料,并作了某些补充。史料一点没谈及1643-1644年卫拉特与哈萨克战争的起因。这场战争对卫拉特社会有重大影响,导致内战的重新爆发。阿巴赖的使者巴赫特伊在同库拉金将军交谈中证明,巴图尔浑台吉远征哈萨克回来,损失惨重。同时这位使者补充说,参加远征的“和鄂尔勒克的部众不多。

浑台吉远征回来后,就把和鄂尔勒克的人放回去了,还有阿巴赖和岱青台什的人。随之捎去书信一封,要和鄂尔勒克台什跟他浑台吉协同讨伐达赖台什的子女和昆都仑,因为他们没有配合浑台吉打扬吉儿反而出卖了他。但捎这信的使者在途中被昆都仑台什抓住,并搜去了携带的书信。于是,浑台吉跟达赖台什的孩子们和昆都仑为这件事发生了巨大的摩擦,预料他们非打仗不可了”。

阿巴赖派巴赫特伊来托博尔斯克表示准备效忠俄国沙皇:“像他父亲贝八吉台什那样效忠皇上陛下。现在他,阿巴赖台什准备同昆都仓台什一起为皇上效劳,去打和鄂尔勒克台什。”从巴赫特伊这番话可以看出,巴图尔浑台吉能够牢牢地笼络住在伏尔加河地区逐渐形成的卡尔梅克汗国的执政者一一和鄂尔勒克,使他参加全卫拉特对哈萨克的进军。杜尔伯特达赖台什的继承人忙于争夺父亲的遗产而没有参加这次进军,这激怒了巴图尔浑台吉。

结语

而和硕特拜巴噶斯汗的弟弟昆都仑台什是巴图尔的夙敌,也没有参加进军,并对巴图尔采取公开敌对的态度。至于昆都仓的侄儿阿巴赖台什,由于瓜分父亲拜巴噶斯汗的遗产问题而对胞兄鄂齐尔图车臣汗以及跟他结成亲密友谊和同盟的巴图尔浑台吉都有所不满。卫拉特内部封建主之间的旧有矛盾重新暴露出来了,无论“察津必扯克”还是巴图尔浑台吉的集权意图都不能消除这些矛盾,这使巴图尔的政策所取得的内部和平和相对统一的局面有遭到破坏的危险。

主营产品:其他包装机械,其他切割设备机配件,其他金属切削机床,印刷机械配件,包装机械配件